跟投纠纷、业绩退步,温州房企华鸿嘉信亟待“定风波” 房企业绩观察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20日

       上海报道, 由于行业时机问题, 温州房地产企业华鸿嘉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鸿嘉信”)成立后实现了15亿至460亿的规模, 曾一度 被誉为行业的“黑马”。 ”。2018年, 这家小地产公司提出了“2019年500亿, 2020年1000亿”的目标, 但截至2020年底, 华鸿嘉信仅实现销售额288亿元, 未能达到门槛 500亿房企, “千亿”更是遥不可及, 离职员工与投资纠纷引发争议, 过去一年, 华鸿嘉信因积极征地, 多次引起业界关注 高层变动频繁, 业绩波动。近日, 随着离职员工跟​​投纠纷的不断发酵,

华虹嘉信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2020年12月下旬, 有媒体报道称, 张博 原华虹嘉信安徽区域公司员工(化名)辞职后不知不觉“欠”了高达90万元的债务,

贷款产生的利息需要签收。
        博用自己的钱来抵消它。 《华夏时报》记者设法与当事人张波取得了联系。 张博向记者提供了“迎商龙跃公馆”员工参股协议和贷款协议。 本次借款协议于2018年9月28日签订, 甲方(即张博)拟委托丙方(甲方的受托人, 即有限合伙)平阳宏政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平阳宏政”) ”)间接投资阜阳“颍上龙悦公馆”项目。 A向方B的舟山嘉中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借款90万元, 用于支付间接跟投项目的投资。 贷款利率为12%。 公开资料显示, 2018年4月, 华鸿嘉信以4.2亿元拿下龙悦大厦地块, 楼面价2710元/平方米, 溢价率为76%。 一个月前, 张博加入了华虹嘉信。 尽管协议存在, 但张博也对包括华夏时报记者在内的部分媒体表示, 由于他本人并未获得土地, 并认为该项目可能会遭受损失, 因此同意共同投资并投资该项目。 公司出资30万本金, 但不同意划拨资金, 从未签署确认上述借款协议; 90万元没有按照华鸿嘉信单方面提供的协议中描述的路径进入项目公司。 同时, 跟投协议中项目的征地时间为2018年4月, 但华虹嘉信跟投制度的适用范围为2018年5月1日之后取得的土地。 发生资金, 上述约定不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 在借款协议的最后一页, 乙方舟山嘉中投资和丙方平阳宏正都有公司印章, 而甲方张波只有一个印有姓名的印章, 没有签名,

也没有手印、印章。 张博还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了另一份没有争议的跟投协议。
        它强调, 在2020年1月签署的协议上, 他的名字是亲笔签名的。关于与投资的纠纷, 《华夏时报》记者向华鸿嘉信提问。 但该公司一位内部负责人表示, “不便回复”, 不愿过多解释。 不过,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 华鸿嘉信曾在公共平台否认张博“不知情借款”的说法。 华虹嘉信集团人力资源管理副总裁程军在接受浙江当地媒体采访时解释说:“公司采用在线办公软件, 后续投资信息基本全部在线操作, 业务流程审批通过 办公软件每天都有, 跟投本金和配资信息都在软件上公布, 你说读了两年半, 却说不知道, 有点不合逻辑。 ” 而财务总监林淼淼也表示, 对于上述协议, 办公系统显示张博于2018年9月28日晚上7点有经营记录, 同意上述跟投协议。 不同意公司的解释, 否认曾在公司后台进行过相关操作,

他向《华夏时报》记者提出4个问题:“第一, 拒绝当面与当事人对质是否心虚? ? 第二, 单方面取出公司自身系统的所谓背景记录有什么法律效力? 第三, 为什么? 避免4月征地与5月1日后制度不一致? 第四, 90万贷款直接转入项目, 不符合虚假协议。”没有实质性进展。“野心必须靠实力支撑”, 据官网介绍, 华虹嘉信成为公司 2012年, 2017年将总部迁至杭州, 之后布局从单一的浙江深耕扩大到江苏、福建、湖北、安徽等五省, 目前禹城拥有100多个项目。 行业时机, 拥有三四层重仓的华鸿嘉信趁机“改造棚户区”, 销售额从2013年的34亿元飙升至2019年的460亿元, 六年复合增长率达54.36% 2017年, 华虹嘉信实现销售额349亿元, 洋洋得意地将2018年的销售目标定为500亿元, 同时还提出了“全年实现1000亿销售额”的目标。 2020”。 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 三四线城市棚改红利逐渐消退, 加之一二线城市严格限购限价政策的影响, 持续收紧 在为房企融资方面, 华鸿嘉信开始疲软增长。 2018年, 华虹嘉信实现销售业绩438亿元, 但未能实现500亿元的销售目标; 2019年公司业绩回升, 实现销售业绩460.1亿元(全流式销售)。 在 Index Institute 的 100 强榜单中排名第 66 位。 过去的2020年, 科瑞的统计数据显示, 华虹嘉信仅完成销售业绩288亿元, 与2019年的343.5亿元相比, 同比下降16%, 排名也从上届的80位下滑。 年。 93、为应对近年来监管政策和市场情况的变化, 华虹嘉信也主动进行了相应的战略调整。比如把总部搬到杭州, 从“量”向“质”发展, 战略性地向全国转移。 2020年, 华鸿嘉信分别于7月和10月在杭州获得了宅基地和未完工的楼盘, 但总体来看, 浙江温州、丽水、绍兴、台州等三四线城市仍是其依托的区域 . . 此外, 华鸿嘉信也有一定的资金压力。 据“天眼查”平台了解,

近年来, 华虹嘉信除了利用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外, 还通过股权质押、委托发行信托产品等方式进行融资。 目前, 有5股“有效”质押股份。
        事情。 例如, 2020年12月24日, 华鸿嘉信与扬州万维置业有限公司达成股权质押协议, 质押股权金额为8000万元; 同年8月, 华鸿嘉信转让其所持丽水鸿顺9%的股份。 股权质押给杭州乐清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质押股权为90万元。 作为一家非上市公司, 华虹嘉信的财务状况并没有过多的披露。 万向信托有限公司发布的“置业533号华虹嘉信东城亚骏项目贷款集合基金信托计划A类”产品显示, 华虹嘉信公司资产负债率较低:例如2018年, 总资产391亿元。 净资产40亿元, 资产负债率15%(不含预收款); 营业收入173亿元, 净利润16亿元; 整体金融负债不超过30亿元, 在国内房地产行业中处于较低水平。 低级。 对于公司业绩下滑的因素及资金问题, 上述公司负责人拒绝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 不过, 该负责人强调:“公司近两年的业绩非常稳定, 2021年的销售价值将超过2020年。2021年, 公司提出了新的发展战略——‘专注深耕, “提质增效”, 相信2021年会更好。” 中国指数研究院杭州分院大四学生、副总经理、研究主任认为, 华虹嘉信相对于房地产行业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新的公司, 需要时间做内部管理, 包括流程的转型和创新。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 公开信息显示, 华鸿嘉信自2019年起引进碧桂园部分前高级管理人员担任财务及运营副总裁。2020年9月末, 黄世峰, 原碧桂园贵州大区总裁, 正式出任华虹嘉信新任总裁, 当时也有消息称, 公司高层正在集体学习“阿米巴模式”, 但在2020年7月底接受媒体采访时 , 李金树直言“野心必须有实力支撑。”认为对于现在的华虹嘉信来说, 是NEC 重点加强内部管理和盈利能力, 增强实力后考虑上市发行债券, 扩大规模。 “当实力配不上野心时, 不要盲目追求, 因为企业的成长必须有实力支撑。相比企业上市, 企业管理能力的提升更为重要。” "

Copyright © 2001-2017 澳门尼威斯人网站8311(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aomenniweisirenwangzhanzhongguoyouxiangongsiguan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vaorealproperty.com)

2.039770s